净选盟2.0游行记 – 游行前

一夜无眠,天已破晓。

总陀主劝我们不要把黄衣带着,以免游行开始前就被捕,也尽量不要带背包,以免引起警察的注意。我看着我那装着“无敌兔”的大背包,心里挣扎了一下,还是决定不带背包出去了。前几次的集会、游行,我都会带上单反相机出席,一来可以拍下一般出席者看不到的珍贵画面,然后也可以扮记者,被抓的机会也大大减少;但是参与感也相对地大大减低了。这次我打算融入人群,来一次真正的游行,映像记录的任务就交给携带方便的“爱疯”吧!

我们粗略洗刷后就准备出发。我们先派两名探子出去探路,然后探子回报说附近没有可疑人物,单轨火车也已经开始运作。我们就一组一组地出发,化整为零分散到吉隆坡各地,待时间到再回来市中心汇合。

我的组一行七人到吉隆坡中央车站,到了目的地再分成两个小组,我与阿三及阿贤一起到附近十五碑的一个嘛嘛档吃早餐,再进去中央车站溜达。这时候十五碑大街车辆较少,但是还有人在街上步行,一些店铺开始营业,也有看着地图找路的游客,一片平静。
中央车站里还蛮多人的,警察也不少。警察看到可疑人物时就会要求检查背包,若发现黄衣则即刻带走,就这样一个早上就带走了不少战友。

后来我们又到十五碑街上去走,找一间茶室坐下来喝茶,闭目养神,毕竟我们三个昨晚都没睡。过了一会大概十一点早上,收到消息要进城了,我们就走进吉隆坡中央车站准备搭轻快铁到市中心。就在走去车站的途中,看见一位母亲带着两名穿着黄衣的小女孩,看来她们不知道黄衣已成了当天的禁衣,阿三则好心地提醒她们。

我们从吉隆坡中央车站搭轻快铁到艺术市集站下车,发觉很多店铺都没有营业,只有巴生车站的小食档在营业,马路上则是静悄悄的,偶尔有车辆经过。我们本想到关帝庙落脚但是发觉已经是大门深锁,然后就继续走,李孝式路然后茨厂街又走到汉卡斯度里路。马路上有一群又一群的马来人,不确定他们是回教党党员还是土权/巫青会员,还是便衣警察,所以很无聊地跟阿三在汉卡斯度里路巴士站猜他们是回教党还是土权的人,阿贤则忙着拍照。街上空荡荡,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空荡荡的李孝式路

后来我的朋友一个一个打电话来询问市中心的情况,然后都赶着过来。慢慢地,市中心的人潮开始多了起来。我们继续到茨厂街溜达,茨厂街的一些小贩开始了营业,越来越多华人涌入茨厂街,因为这里是其他论坛和组织的游行会面地点。这里比较热闹,人们看起来就像刚认识的,握手问好、寒暄,可能是没有警察的关系。

茨厂街的人群

后来我们到丽丰茶室与一些朋友会面,来到了我以前学院的所在地 – 丰隆大厦。1998年我就是在这里目睹烈火莫熄街头游行,当时对政治一窍不通的我,跟其他华人一样也害怕暴乱,这就是为什么1999年全国大选华人的选票一面倒向国阵的原因,只可惜国阵并没有珍惜。

丰隆大厦

我的朋友开始到达市中心,我们到艺术市集站迎接他们,就在这个时候,我收到我老婆的短讯说她决定要来参加游行了。我自然是又喜又忧,喜的是我们可以并肩为国家未来走在街头上,忧的是她完全没有游行经验,而我也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后来我们接到总陀主的通知,到茨厂街街口聚集,因为游行随时会开始。茨厂街此刻已经挤满了人,多数是华人,当然也有其他种族和游客。我开始胡思乱想,万一土权前后夹攻,我们不就完蛋了?不过想到既然老婆来了,什么也不怕了,能够同年同月同日死,也算是一种浪漫吧。星马购物中心前站着律师公会的律师,应该不会乱来吧?

刚好我老婆这个时候告诉她到了人民广场轻快铁站,我就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由茨厂街过去接她。在走过去的路途上发现敦陈祯禄路两旁稀稀落落地站着人,看起来不像土权的人。我跟老婆会面后,一起牵着手走向茨厂街。老婆对我说:“我们好久没牵手走街啦,现在牵手就是要一起游行了” 😛

老婆与我 - 游行前

我们到达茨厂街不久后,人群开始拍着手从茨厂街涌出来,游行正式开始!

继续

《净选盟2.0游行记 – 游行前》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