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失落的符號》

IMG_2299.JPG

看完丹·布朗的《失落的符號》,以下是我喜歡的句子:

從十字軍、宗教審判,到美國政壇——耶穌的名號在各種權利鬥爭中被綁架為盟友。自古以來,無知者總是叫得最大聲,驅使毫無戒心得民眾,強迫大家照他們的意思做。他們引述自己也不了解的經文捍衛他們的世俗欲望。他們宣揚自己的毫不容忍當作信念的證據。如今,這麼多年過去,人類終於完全摧毀了耶穌曾經代表的一切美好。

⋯⋯未來啓蒙的預言幾乎在世界上每個信仰與哲學傳統都獲得呼應。印度教徒稱之為黃金時代,占星學家稱為水瓶時代,猶太人形容為彌賽亞降臨,通靈學者稱之為新世紀,宇宙論著稱之為和諧趨同而且預測了特定日期⋯⋯人類所有五花八門的哲學都同意一件事——大啓蒙即將來臨。在每一個文化,每一個時代,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人類夢想都集中在同樣的概念——人類即將來臨的神話⋯⋯人類心智即將轉變發揮出真正的潛能。

⋯⋯佛陀說『你自己就是佛』,耶穌教我們『神的國就在你們裡面』,甚至承諾我們『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能做⋯⋯並且要作比這更大的事。』即使第一個偽宗教——羅馬的希波托斯(Hippolytus)——也引用同樣的訊息,知性導師莫諾繆(Monoimus)說過的:『放棄追尋神⋯⋯反過來,從你自己開始。』⋯⋯你和神的唯一差別在於你忘記了自己神聖。

《聖經》叫我們『建造我們的神殿』⋯⋯這座神殿必須『不用工具也不發出噪音』⋯⋯《聖經》很清楚我們體內潛在的力量,鼓勵我們運用這份力量⋯⋯鼓勵我們建造心智的神殿⋯⋯(神殿)結構據說有兩部分——外部神殿叫聖所,內部神殿叫做至聖所。兩個部分用一面薄紗隔開⋯⋯
⋯⋯你有沒有看過真的人腦?它有兩個部分——外側稱作硬膜,內側稱作軟脊膜。兩者被蛛網膜隔開——一層像蜘蛛網的組織⋯⋯(太陽穴)叫做temple是有原因的⋯⋯

⋯⋯全世界的人都在仰望天上,等待上帝⋯⋯從來不了解上帝在等我們⋯⋯我們是創造者,但是我們天真地扮演『被創造』的角色。我們自認是無助的羔羊,被創造我們的神擺佈。我們像驚嚇的孩子下跪,乞求幫助、寬恕與好運。但我們一旦發現我們真的是以造物主的形象被創造,我們會開始了解,我們也必須成為創造者。當我們了解這個事實,人類潛能的大門就會敞開⋯⋯

『⋯⋯當我給你一把小提琴,說你有能力用它演奏美妙的音樂,我沒有說謊。你確實有能力,但是你需要大量的練習才能掌握它。⋯⋯良好導引的思想是學習而來的技巧。實現一個意圖需要鐳射般精準的專注,完全的感官具現,還有深刻的信仰⋯⋯』

⋯⋯歷史上,每個重大科學突破最初都只是一個可能顛覆我們所有信念的簡單觀念。『地球是圓的』這個簡單陳述被斥為完全不可能,因為大多數人認為海洋的水會跑掉。地動說被稱為異端。平庸的心智向來排斥他們無法理解之事。有人創造⋯⋯也有人毀滅。恆久以來就是如此。但是創造者終究會找到信徒,信徒數量達到一個臨界質量,突然世界就變成圓的了,或是太陽系變成日心說。認知被改變,新的現實就誕生了!

如果祖先看見今天的我們,一定會以為我們是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