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丹绿色集会2.0

2012年2月26日,与旧同事阿峰第一次到关丹,参加反莱纳斯(Lynas)在关丹建全世界最大稀土厂的工程。相关新闻/评论相信大家已经在各个报章网站读过。这是我在当天拍摄下来的画面及影片。
HH2_007
HH2_012
HH2_018
HH2_022
HH2_036
HH2_038
HH2_042
HH2_048
HH2_049
HH2_051
HH2_053
HH2_064
更多照片

Perhimpunan Hijau 2.0 at Kuantan (2012) from Jason Thai on Vimeo.

背景音乐:Toe 《Past and Language》

净选盟2.0游行记 – 游行中

期待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

我们从茨厂街越过敦陈祯禄路到对面,发现大部分人仍然留在后面的茨厂街,这时我们前面走出了一大群人,不确定是不是土权的人,直到看到队伍里有华人、印度人,才知道是自己人。两边的人一起鼓掌欢呼,喊着"Bersih! Bersih!"的口号,然后我们往回走,汇合刚才在茨厂街的人群,转向富都的方向走去。很多人从大家中心周围涌出来加入我们的队伍,集聚的人越来越多,包括不同的种族、年龄的人。穿黄衣的人很少,可见国阵的恐吓策略奏系了,但虽然如此,我知道大家的心都是黄色的,也有人带了黄色的扫把、黄色气球、黄色塑胶袋,更有人带黄色小花来派。

这时候的气氛很好,我印象中的马来西亚人民从未如此地团结过,除了喊口号的人情绪高昂,大家脸上都带着笑容跟着喊、拍手。现在的网络红人Aunty Anne就走在我前面。我问我老婆,好玩吗?她很兴奋地说:“当然啊,幸好我最后一分钟决定出席了!”,然后她说:“我把你孩子也带来了!”,我吓了一跳,不是说笑吧?我老婆过来我已经是担心了,现在连孩子都来了。她叫我别担心,她母亲正带着他吃午餐,待会就带回去睡觉了。

 

我们大队转进去苏丹街,向默迪卡体育馆前进。走到商务印书馆附近,通往默迪卡体育馆的路已经被警察封锁了。我们只得往回走,但是走了不久队伍又必须折返。就这样我们的队伍就在烈日下,在苏丹街来来回回走了几遍,最后我跟我老婆决定先站在一旁,等大队有了真正的方向后才跟上。这里我又犯狐疑了,我前几次游行,都有回教党的志公团保护着游行大队往目标前进,这么今天的游行队伍像是“盲头乌蝇”般横冲直撞?

苏丹街的人群
身残心不残 (摄影:老婆)

人群在来回地换方向几次后,终于一致地向马来亚银行大厦移动。这里一早已经集聚了更多人。有一位领袖正在演讲。由于人群太多我也听不到他在说什么。在这里遇到好几位朋友,也遇到唐南发。

唐南发与我老婆
马来亚银行大厦

虽然这时候天气已经不那么热了,但是刚才我们的水已经喝完了,我与我老婆就打算到附近的7-11买水,用来解渴以及万一遇到催泪弹袭击时可以派上用场。但是到了才发觉已经暂停营业。就在这时候,镇暴队开始了第一轮的镇压,发射了水炮与催泪弹。因为买水的关系,我们处于游行大队的后方,这次的镇压并没有影响到我们。但是人们开始向富都的方向前进。

催泪弹来了

但是镇暴队可没有对我们手软,继续逼近我们,展开第二轮的镇压,继续发射催泪弹。这次的距离比刚才近,从远处飘来薄薄的烟雾足以让人觉得呛鼻,我急忙把我的毛巾拿出来给老婆,也把红花会派给我们的幼盐拿出来含在口里。这时有一位马来少年经过,他说幼盐并不能有效的舒缓催泪弹引起的呛鼻不适感,粗盐会比较好,然后就分了一些粗盐给我们。感激这位路过的马来朋友!虽然催泪弹所发出来的烟雾逐渐减少但是人们还是继续往富都的方向走去。

退向富都时经过富都车站

但是游行队伍停了下来,原来在另一段也是有镇暴队把守着。这意味着,我们被包围了,进退不得。在这里我们都在等领袖们与警察交涉。在队伍中百般无聊的我们,开始与身边的人喊口号、唱国歌、拍照、玩扑街。

国阵当道,人民扑街

后来人们聚集了起来,面向马来亚银行,似乎要开始走了,但是前面的人叫我们都坐下。原来是水泡车要开始攻击人群了。这时天开始下雨了。

准备攻击(来源:当今大马)

示弱的我们,并没有得到宽恕的对待,指挥官一声令下,催泪弹开始向我们射来,大伙儿开始向后退。马来同胞开始筑起一排又一排的人墙保护前面的人,避免被后面追来的警察抓到。但是这次警察追得很紧,一轮又一轮的催泪弹向我们射来,我们终于尝到催泪弹落在我们身边的滋味了,就像拿一罐的芥末同一时间硬生生地塞进喉咙以及鼻孔,那种呛辣的感觉使得我们惊慌失措,眼泪鼻涕齐流。在逃跑的当中,我一直提醒老婆把毛巾捂着口鼻,闭著眼镜,搭着前面仁兄的肩膀向前走,我们勾着手,一直把刚才拿到粗盐往嘴里塞,希望能尽快减轻那种火烧喉咙的痛楚。在大家惊慌逃命时,经验丰富的马来同胞一直大声提醒着我们不要跑、不要推,所以虽然大家都瞇着眼,还是能徐徐的退走,希望能远离那些可恶的催泪烟雾。但是另一边守候的镇暴队这时却发射催泪弹,我们被前后夹攻,被两边的催泪弹包围住,唯一的可以快速离开这可怕的烟雾的地方,就只有在路旁的同善医院以及华人接生医院。进了去华人接生医院,雨也越下越大了,淋着雨正好可以减轻催泪弹的痛楚以及不适感。本来我们只是聚集在医院的门口附近,因为不想对医院造成骚扰,但是水泡车还是追着我们射,所以我们被逼往医院里边逃。就在这时候,一颗催泪弹射进来了医院⋯⋯

过了一会儿,雨势转小,我们离开了医院,一撮人走进小巷,继续路程到默迪卡体育馆,我和老婆就跟剩下的人群留守在富都。我看到一些人拿着矿泉水,才想起我们还未买到水,就问他们那里可以买到。就在不远处,有一家商店做着闭门生意,大家耐心地排队买水,老板站在门口手忙脚乱地收钱交货,如果没有镇压,我想老板地生意会更好。

雨停了,大部分的人已经从医院出来大街聚在一起。听说警察肯放行,让我们走到默迪卡体育馆,条件是要和平游行,而且只能用左边的马路,所以我们全都聚集到左边来(水炮车前面)。既然警察肯放行,我们当然呼叫还在医院里的同志下来跟我们一起游行过去体育馆啦。

呼叫同志(摄影:老婆)

等了一会,队伍还是没有动,前方似乎有动静,很多记者聚在那边拍照(后来才知道我们的临时领袖被抓走了)。过了一会儿,水炮车开始攻击人群,当然还伴着催泪弹。“干!我们被骗了,快跑”,我一边转身,拉起坐着休息的老婆,一边对她喊道。我们跑进罗波申路,才发觉那是一条死路,路的尽头就是圣安东尼教堂,所以我们就在教堂前面等着,希望警察只是驱散人群,而不会跑进来抓人。但是警察还是追进来了,我们就朝教堂的方向跑。到了教堂门口发现一旁的山坡有一条小径,一部分的人跑进教堂,而我和老婆则选择小径。一个本来是让一人行走的小径突然间堆满了人,虽然后面警察追来了,我们虽然着急地喊“Cepat! Cepat!”(快!快!),但还是得耐心的等前面的人爬上山坡,一边希望警察不会那么快追来。当我和老婆上到山坡上时,教堂那边传来了呼喊声,应该是有人又被抓了。

从山坡走出马路,看到一间嘛嘛档,老婆去借厕所。后来岳母打电话来说她正在茨厂街附近的酒店,原来她要回去的时候轻快铁已经暂停服务了,现在电话快没电了,问我们游行是否已经完了,孩子要回去睡觉了。我们走回去富都路,看见镇暴队正在准备收队,但是走向茨厂街的路还是有很多警察驻守,所以我们抄小路,经过南开华小校门,直到拉惹朱兰路,再转进敦霹雳路,过去酒店接岳母与儿子。

孩子与我(摄影:迪生)

虽然孩子没有参加游行,但是他在酒店内目睹了一切,看到了催泪弹、水炮车、警察抓人⋯⋯

这时候吉隆坡国油双子塔的集会也是解散了,但是有一位同志在那边逝世了。

由于轻快铁服务还未恢复,我让家人先搭德士回家,我就走过去红花会拿回我的背包。就这样结束了我的净选盟2.0的游行。

谢谢有出席游行的朋友,和没有出席但是支持净选盟的朋友,借以下的视频向您们致敬!

-全文完-

净选盟2.0游行记 – 游行前

一夜无眠,天已破晓。

总陀主劝我们不要把黄衣带着,以免游行开始前就被捕,也尽量不要带背包,以免引起警察的注意。我看着我那装着“无敌兔”的大背包,心里挣扎了一下,还是决定不带背包出去了。前几次的集会、游行,我都会带上单反相机出席,一来可以拍下一般出席者看不到的珍贵画面,然后也可以扮记者,被抓的机会也大大减少;但是参与感也相对地大大减低了。这次我打算融入人群,来一次真正的游行,映像记录的任务就交给携带方便的“爱疯”吧!

我们粗略洗刷后就准备出发。我们先派两名探子出去探路,然后探子回报说附近没有可疑人物,单轨火车也已经开始运作。我们就一组一组地出发,化整为零分散到吉隆坡各地,待时间到再回来市中心汇合。

我的组一行七人到吉隆坡中央车站,到了目的地再分成两个小组,我与阿三及阿贤一起到附近十五碑的一个嘛嘛档吃早餐,再进去中央车站溜达。这时候十五碑大街车辆较少,但是还有人在街上步行,一些店铺开始营业,也有看着地图找路的游客,一片平静。
中央车站里还蛮多人的,警察也不少。警察看到可疑人物时就会要求检查背包,若发现黄衣则即刻带走,就这样一个早上就带走了不少战友。

后来我们又到十五碑街上去走,找一间茶室坐下来喝茶,闭目养神,毕竟我们三个昨晚都没睡。过了一会大概十一点早上,收到消息要进城了,我们就走进吉隆坡中央车站准备搭轻快铁到市中心。就在走去车站的途中,看见一位母亲带着两名穿着黄衣的小女孩,看来她们不知道黄衣已成了当天的禁衣,阿三则好心地提醒她们。

我们从吉隆坡中央车站搭轻快铁到艺术市集站下车,发觉很多店铺都没有营业,只有巴生车站的小食档在营业,马路上则是静悄悄的,偶尔有车辆经过。我们本想到关帝庙落脚但是发觉已经是大门深锁,然后就继续走,李孝式路然后茨厂街又走到汉卡斯度里路。马路上有一群又一群的马来人,不确定他们是回教党党员还是土权/巫青会员,还是便衣警察,所以很无聊地跟阿三在汉卡斯度里路巴士站猜他们是回教党还是土权的人,阿贤则忙着拍照。街上空荡荡,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空荡荡的李孝式路

后来我的朋友一个一个打电话来询问市中心的情况,然后都赶着过来。慢慢地,市中心的人潮开始多了起来。我们继续到茨厂街溜达,茨厂街的一些小贩开始了营业,越来越多华人涌入茨厂街,因为这里是其他论坛和组织的游行会面地点。这里比较热闹,人们看起来就像刚认识的,握手问好、寒暄,可能是没有警察的关系。

茨厂街的人群

后来我们到丽丰茶室与一些朋友会面,来到了我以前学院的所在地 – 丰隆大厦。1998年我就是在这里目睹烈火莫熄街头游行,当时对政治一窍不通的我,跟其他华人一样也害怕暴乱,这就是为什么1999年全国大选华人的选票一面倒向国阵的原因,只可惜国阵并没有珍惜。

丰隆大厦

我的朋友开始到达市中心,我们到艺术市集站迎接他们,就在这个时候,我收到我老婆的短讯说她决定要来参加游行了。我自然是又喜又忧,喜的是我们可以并肩为国家未来走在街头上,忧的是她完全没有游行经验,而我也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后来我们接到总陀主的通知,到茨厂街街口聚集,因为游行随时会开始。茨厂街此刻已经挤满了人,多数是华人,当然也有其他种族和游客。我开始胡思乱想,万一土权前后夹攻,我们不就完蛋了?不过想到既然老婆来了,什么也不怕了,能够同年同月同日死,也算是一种浪漫吧。星马购物中心前站着律师公会的律师,应该不会乱来吧?

刚好我老婆这个时候告诉她到了人民广场轻快铁站,我就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由茨厂街过去接她。在走过去的路途上发现敦陈祯禄路两旁稀稀落落地站着人,看起来不像土权的人。我跟老婆会面后,一起牵着手走向茨厂街。老婆对我说:“我们好久没牵手走街啦,现在牵手就是要一起游行了” 😛

老婆与我 - 游行前

我们到达茨厂街不久后,人群开始拍着手从茨厂街涌出来,游行正式开始!

继续

净选盟2.0游行记 – 前夕

军队演习,制造白色恐怖
军队演习,制造白色恐怖

在2011年7月9日马来西亚净选盟2.0集会前一两个星期,马来西亚政局可说是每天都有新发展。净选盟由街头游行到体育馆集会,然后又变成首相纳吉反口而打回原形变成街头游行(相关报导),净选盟也变成了非法组织(相关报导),所有支持净选盟的黄衣也变成非法衣服(相关报导)。再来就是警方在雪隆一带找到危险武器与净选盟T恤放在一起(所谓的危险武器是装在塑胶瓶里的汽油弹,20多把同一款式的巴冷刀),并指控净选盟将会制造暴乱(相关报导),而乱乱在雪隆一带设立路障(相关报导)。不甘寂寞的大马土著权威组织也跳出来说要若净选盟坚持游行的话就会号召会员与净选盟游行者来个硬碰硬(相关报导)。游行前几天甚至传出军人演习用武力驱散示威人群的照片(相关报导),搞到大马人心惶惶,也听到不少朋友说要屯粮,或离开吉隆坡避难。

尽管在这样风声鹤唳的情况下,我还是决定参加了净选盟2.0号召的709游行,誓不向纳吉政府的恐吓妥协,越是要打压,我就越堵烂!在7月9日凌晨,政府就会封城(相关报导),然后也有消息传出来说轻快铁不会在市中心的车站停站。所以,为了避免星期六我不能进城参加游行,星期四晚上我做了一个一直以来都没想过的决定--星期五晚上就进城过夜!

星期五早上,我收拾好过夜以及游行的行李,准备上班时,儿子问我今晚几点回来跟他一起拼图,我愣了一下,心中响起一道声音:“如果我回不来怎么办?”。老婆在一旁看到我的脸色,就问我是否今晚有事情要做,我才告诉他我晚上要在市中心过夜的决定。她没说什么,只告诉儿子今晚daddy比较晚回来,不能跟他一起拼图。我犹豫了,今晚该回来一下吗?还是星期六窝在家里陪家人?

星期五晚上,还是决定要过夜了,牺牲一天陪家人的时间,希望可以换来干净的选举制度,以及唤醒身边对政治冷感的朋友,就算被抓了,就当作是进去见识一下吧。做了决定,心里就踏实了,去了公司楼下的一间美国餐厅饱餐一顿,希望星期六的晚餐不会是皇家咖哩饭吧!

约好了战友到见面地点,但是战友们都因为封路而误时,唯有坐在约好的嘛嘛档喝100PLUS。过不久,所有的战友都到齐了,我们就到过夜的地点集合。那是一个办公楼,里边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年轻人占多数,都是明天一起参加游行的华裔。在这个秘密的地方聚集了一班人,就像清朝红花会的秘密会议。大家正在听总陀主的汇报、经验分享、游行计划、出发时间等。

在汇报及分组完毕后,应该就是睡眠时间了,但是我的战友却决定与总陀主出去嘛嘛档喝茶再聊。虽然我想睡了,但是难得可以听更多关于政治的吹水,再加上我的战友们都是搞笑高手,错过实在可惜,所以我也跟着去了。到嘛嘛档我们点了甜到不行的饮品,大伙便开心聊了起来。忽然来了一班虎背熊腰的马来人,坐在我们隔桌。起初我们都没在意,直到有个马来人举起手机向我们拍照,我们才发觉被便衣警察盯上了。

在那个封城的凌晨,在市中心的人本来就很少了,现在竟然出现了我们这班本来应该是怕死怕事、躲在家里睡觉的华人,而且时一大班,大刺刺地坐在嘛嘛档喝茶吹水,想要不引起注意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在这同时,不断有新消息传来说市中心有几间酒店都被警察搜查了(相关报导),这使得气氛更为紧张。老实说我们没有犯罪,而且全都超过18岁,是不必理会那些警察,但是我们是怕他们跟踪我们回到红花会,里边有大约30人正在睡觉,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我们有不少人都有带黄衣(而且我的还是净选盟的黄衣!),万一被他们搜查出来的话可大事不妙,连累所有人一起在拘留所过夜就不好了。

我们可以做的,唯有故作镇定,然后分批离开,确保没人跟踪才回去红花会。我是第三批,也是最后一批,跟着总陀主。离开时才发现嘛嘛档旁边停着了一辆警车,里边有监视器。我们在附近的大街小巷溜达,的确是有人跟来,我们走到乞丐堆里,才摆脱了便衣警察,但是刚巧有一辆警车驶过,我们赶快趴下扮乞丐,乞丐看到也傻了眼。我们一边躲,一边与另外两组人保持联络。由于总陀会所可以望到嘛嘛档,所以总陀主也一直跟总陀的人保持者联系,掌控着嘛嘛档警察的动态。

由于我们还不能完全摆脱跟踪,嘛嘛档警察也还未离开,而且我们四个人在空街上走来走去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所以我们决定到其中一间肉骨茶店消磨时间,等待嘛嘛档结束营业让警察自动离开。晚餐时我已经饱食一顿,在我刚到时喝了一罐100PLUS,后来在嘛嘛档又喝了一杯很甜的美录,现在再来个肉骨茶,加上紧张的心情,好困难才能把那些猪肉塞进口里,同行的战友也是塞到蛮辛苦的,还好总陀主分享他之前被警察扣留的经验及趣事,时间才不会那么难过。在肉骨茶店,我们还是一直被人监视着,一名警察蹲在对面街,然后一辆Kancil来了停在附近,然后又离开,来回了三次。店里有几座客人,其中一座有三个华裔,沉默地坐着,看来也是来头不小。不一会儿老板娘过来寒暄:“食物好吃吗?”,我们回答:“还可以呀”,然后她问:“你们刚进城吧?今晚住那里?”,我们都沉默了,总陀主就答:“不是啦,我们是附近的居民,出来宵夜而已”,老板娘听了后就唯唯诺诺、嬉皮笑脸地离开了。

直到另外两组人安全回到总陀,嘛嘛档又打烊后,我们就付钱离开。我们先到附近溜达,然后确定无人跟踪后就往总陀会所走去,就在总陀主要开门时,一旁的小树突然窜出了一个瘦小的马来人,向我们奔来,我们急忙提示总陀主有鬼,总陀主身形一闪到暗处,而那马来人也被我们的反应吓到逃开了,我们跟着总陀主躲进去暗处,确定那马来人没有再出现就迅速的开门、上楼、锁门、关灯。

上去总陀时,已经是凌晨四点了,还有两个小时就得起身准备。我躺着,翻来覆去到五点都睡不着,就上厕所。发现有两位战友正在坐在窗边,他们也是睡不着,我们就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其中一个说:“搞什么啊,我们只不过是要和平集会,怎么搞到好像搞革命那样,一被抓到就要杀头般那么紧张?”我无言,想着老妈老婆孩子,看着那快要发白的天空,听着战友们一个一个起身洗刷的声音⋯⋯

继续

转载 :淨選盟2.0參加者指南 (中文 )

日期 :2011年 7月 9 日, 星期六
时间 :2pm (开始的时间?)

起始集合地点 :
1. 吉隆坡崇光百貨(Sogo)
2. 吉隆坡市政府大廈(DBKL)
3. 甘榜峇魯回教堂(Masjid Kg Baru)

或是上面地点到国家皇宫的之间的路线。

目的 :示威,不是请客吃饭。

———————————
淨選盟2.0參加者指南(中譯版)
by Suki Wong
淨選盟2.0參加者指南(中譯版)

  1. 淨選盟2.0之訴求
  2. 自動成為選民制度
  3. 改革郵寄選票制度
  4. 使用不褪色墨水
  5. 各黨派公平近用媒體權
  6. 最少21天競選期
  7. 強化選舉相關機構體制
  8. 使賄選銷聲匿跡

淨選盟2.0一直以來積極推動選舉改革,但我們的要求如石沈大海。淨選盟2.0認為,是時候讓那些取得人民委託的國家行政者“聽聽人民的聲音”。全球各地都響起爭取更加民主之社會的聲音,我們誠意邀請當權者傾聽之。
淨選盟2.0加倍強調以下幾點:人民要求選舉改革;強化公共機構職能;堅定立場對付社會各階層之貪污行為。我們強調,此倡議為公民社會發起,但誠意邀請全部政黨加入我們的行列,與人民一起推動、守護這塊土地的民主。
我們預見,屆時將會有不同族群、意識型態以致於信仰者站出來集結,表達他們的想法,尤其是呼籲馬來西亞選舉委員會改革我國選舉制度。
為了使此次活動順利進行,我們發出了以下活動指南,希望可以協助每一位有志參與者,也讓活動主辦單位可以順利引導整個活動圓滿結束,確保集會過程順暢、和平。
以下為你需要準備的事項/物品:

  1. 大馬卡、駕駛執照,一張提款卡而已;
  2. 不超過100令吉之現金;
  3. 穿著得體──T恤或任何黃色衣服,最好上面能夠印有淨選盟2.0標誌;
  4. 每位參與者皆必須穿包鞋出席;
  5. 自備與淨選盟2.0相關之徽章、頭巾、小旗幟、布條以及任何印有淨選盟標誌或標語的大字報、字卡;
  6. 可攜帶馬來西亞國旗以及各州州旗;
  7. 礦泉水以及少量乾糧或糖;
  8. 少許粗鹽以防警方噴射催淚彈、化學水砲時可以含在口中,降低不適感(注意:粗鹽不是用來抹在臉上的);
  9. 自備小條濕毛巾以在遭到催淚彈襲擊時,遮掩口鼻眼睛;
  10. 歡迎參與者自備口罩,如N100或N95以及各類手術用口罩,一來防止流感病菌傳染,二來亦可稍稍避免催淚煙霧的刺鼻感;
  11. 患有哮喘病以及其他疾病者,請自備呼吸器及藥物;
  12. 請隨身攜帶小塑膠袋,帶走垃圾,避免隨意丟棄個人不要之物品;
  13. 請帶筆與小記事本,以記下警察之編號、姓名或可疑事件;
  14. 別忘了攜帶攝影器材或任何具有攝影、錄影功能的手機,以記錄集會現場狀況,任何照片與影像皆可在集會之後寄至淨選盟2.0秘書處的電郵,聯絡電話:0162208784 電郵:bersih2.0electoral@gmail.com (我們需要可以避免大量郵件攻擊、駭客攻擊之電郵帳號,有人可以協助嗎?)

以下為不允許之事項:

  1. 請在籍學生與工作人士不要攜帶學生證與相關服務單位之證件;
  2. 不要攜帶過多獻金或者信用卡,避免集會時或遭拘留時失竊;
  3. 請勿穿拖鞋、高跟鞋或有礙行動的涼鞋;
  4. 請勿穿裙裝或不便行動之衣服,我們鼓勵參與者褲裝出席;
  5. 請不要穿金帶銀或者配戴與淨選盟2.0訴求無關的配件;
  6. 請勿攜帶任何帶有政黨、組織標誌的布條、大字報或旗幟;
  7. 不允許任何與淨選盟2.0無關之口號;
  8. 除了筆之外勿帶利器;
  9. 請不要攜帶任何易燃物或爆裂物,如火柴、汽油彈及煙花;
  10. 請不要在集會時吸煙引免影響他人;
  11. 請不要攜帶任何武器如木棍、鐵條、鐵鍊、手槍及任何危險物品;
  12. 欲帶孩童參加者,請不要攜帶任何手槍、長槍或刀子造型的玩具;
  13. 請不要戴著10歲以下之孩童參與遊行避免任何問題。

集會前需完成事項:

  1. 請檢查你欲駛往現場的交通工具與隨身攜帶用品;
  2. 勿在集會前吃得太飽或喝太多水;
  3. 確保你在加入集會前已經祝福禱告一遍;
  4. 若為伊斯蘭教徒,請在參加前先作懺悔及祝福之禱告,期待真主阿拉促成集會成功,若是非伊斯蘭教徒,請依各自宗教信仰之方式禱告;
  5. 確保你在離家時已將門窗關緊鎖好,或者已留下重要訊息予沒有參與集會的家人或鄰居;
  6. 請通知家人或鄰居外出之目的;
  7. 請記得告訴他們一起參與遊行朋友之聯絡電話號碼,以防他們無法透過你的手機與你聯絡;
  8. 請不要忘記為手機與相機等攝影器材充電;
  9. 確保自己清楚知道遊行方向及三個集合點,即吉隆坡崇光百貨(Sogo)、吉隆坡市政府大廈(DBKL)及甘榜峇魯回教堂(Masjid Kg Baru)
  10. 請盡早抵達集合點避免交通壅塞或被迫在LRT、Komuter大排長龍。
  11. 與友人一同抵達集合點,千萬不要單獨行動;
  12. 假設你無法駕駛/搭乘交通工具進入市中心,請步行前往三個集合點(注意,千萬不要獨自前往國家皇宮);
  13. 請不要在集會開始前就穿上淨選盟2.0的T恤。
  14. 集會及遊行時的注意事項:
  15. 請在主辦單位確定的三個集合地點集結,並且等候被委任的地面指揮官之指示;
  16. 遵從回教黨志工團(Unit Amal)或者地面指揮官的指示,請不要在沒有請示地面指揮官的情況下,徑自錯開隊伍。
  17. 除非在地面指揮官指示下,不然不要離開集合點;
  18. 若發現任何可疑人物與事件,像回教黨志工團報告;
  19. 在集會與遊行時請勿推擠;
  20. 避免在集會時與他人辱罵、挑釁或做出任何不雅舉措;
  21. 以和平、和諧之態度歡迎這場遊行;
  22. 請優先禮讓正在使用道路之交通工具,不要隨意穿越馬路;
  23. 請優先禮讓、協助、保護一同出席集會的長者、身障人士及孩童;
  24. 若有任何緊急事故或欲離開集會地點上廁所,請記得通知身邊朋友,避免其他問題;
  25. 在領導人發表演說時坐下;
  26. 勿在領導人發表談話時於台下鼓譟聊天,因為音響系統之聲量可能為千萬民眾的聲浪所掩蓋;
  27. 若有必要,請隨領導人一起呼喊口號;
  28. 在遊行期間,手持國旗或各自的州旗;
  29. 請不要隨意拋置垃圾,請將垃圾放進帶來的塑膠袋帶回家扔棄;
  30. 攝下集會之狀況,任何照片與影像皆可在在集會之後寄至淨選盟2.0秘書處的電郵,聯絡電話:0162208784 電郵:bersih2.0electoral@gmail.com
  31. 若可以的話,請攝下警察值勤或任何重要事件,如遇上警方暴力、挑釁的狀況。

集會之後:

  1. 在解散命令下達之後,請和平、緩慢的解散;
  2. 確保隨行的朋友與孩子在身邊,若走失了,請向負責人______報告;
  3. 若有親友遭警方逮捕,請不要立即回家,索取相關資料以等候親友獲釋;
  4. 請不要在集會現場留下任何垃圾,確保所有廢棄物都丟進垃圾桶或帶回家裡丟棄;
  5. 向維持現場秩序使得遊行可以順利進行的安全隊伍道謝;
  6. 請不要忘記廣傳集會照片與新聞,讓未能出席的親友亦能分享,所有資訊與資料可致電淨選盟2.0秘書處0162208784,或電郵至 bersih2.0electoral@gmail.com.
  7. 假設遇上反淨選盟2.0的抗議隊伍挑釁時,請你這麼做:
  8. 不要理睬他們,就保持安靜,繼續依照地面指揮官或回教黨志工團的指示前進;
  9. 千萬不要回應他們的挑釁,不要拋擲任何物品,不要向他們比出任何手勢,就當他們當天不存在。
  10. 不要靠近他們;
  11. 倘若他們突然衝前推擠或有所動作,請將他們壓制,但不要動手打人,只需要將他們交給警方即可;
  12. 若你遭到他們騷擾或因此受傷,請記得報警;
  13. 若有必要,請拍下他們的樣子;
  14. 假設警方挑釁、攻擊,請你這麼做:*
  15. 請不要在沒有領導人下令下擅自離開集會地點,提前離開將容易遭到警方逮捕;
  16. 千萬不要落單,當警方欲攻擊或發射水砲時,與身旁同行者勾牢雙手,緊密站在一起;
  17. 假設領導人指示,請坐下;
  18. 當警方發射催淚彈時,稍微弄濕小毛巾,掩住臉部,若沾染到黃色的水砲液體,請用水清洗臉部,並吃一點粗鹽;
  19. 若警方挑釁,千萬不要跟他們對抗或起口舌之爭,保持緘默即可;
  20. 若來得及,就拍下他們的照片;
  21. 若遭警察粗暴對待,請報警。
  22. 若遭逮捕,請依以下指示:
  23. 請不要與警察多說話,請保持沈默,並讓自己平靜下來;
  24. 請向逮捕的警察索取名字與警察號碼,並且詢問他扣留原因及其援引的法條;
  25. 若被要求提供任何資料,就只告訴他們大馬卡上面的資料如姓名、身份證號碼及地址(依照大馬卡上面的地址);
  26. 假設他們詢問目前從事什麼工作,請簡短回答,不要告訴他們任何詳細資料;
  27. 若是學生,當他們詢及是否還是學生時,你只需要回答“還在找著工作”(Masih tengah cari kerja)或者給他們其他答案,避免承認自己的學生身份。若他們想要進一步資料,就讓他們查好了,不要回答沒必要回答的問題;
  28. 若是政府公務員,當他們詢及服務公司時,就回答他們:“我就職私人界”(Saya kerja swasta)或者“自雇人士”(kerja sendiri)。若他們想要進一步資料,就讓他們查好了,不要回答沒必要回答的問題;
  29. 在給予任何說明、口供之前,要求會見律師,律師將會在扣留者遭拘留的警局外等候;
  30. 如果可以,避免向警方做出任何解說,你只需要告訴他們:“我會在庭上說明”(saya akan bagi keterangan di Mahkamah sahaja)。注意!你在警局所說的話都可能成為呈堂供證,除了在庭上,你有權保持沉默,不向警方提供說明。
  31. 拘留期間,請勿理睬警察的挑釁行為,也不要因為他們態度軟化而心軟;
  32. 請確保你記得所發生的一切,包括扣留、盤問你的值勤警員;
  33. 請不要過度擔憂,因為警局外面,我們已經有保釋人在等候。

獲釋之後,請你記得以下動作:

  1. 確保警方退還你所有物品;
  2. 若有任何不適,請前往做身體檢查;
  3. 在集會或拘留期間若遭粗暴對待,請報警;
  4. 若遭警察迫害刑求,請向律師及媒體敘述事發經過;
  5. 請在返家之後,把所有你記得的細節記下來,以便將來上庭時可以備忘;
  6. 記下保釋人與相關律師的聯絡電話號碼;
  7. 請將所有集會的資料與照片將給律師,讓辯護過程更加簡易;
  8. 在獲釋之後,請記得禱告感謝並與同行友人會面;

經歷逮捕之後,千萬不要因此脫離鬥爭,人在經歷逮捕之後很自然的會失去動力,變得軟弱,或感覺孤立;
繼續與其他朋友一同鬥爭;
事實上,經歷逮捕之後,你會覺得自己變得更勇敢、厲害,因為並非所有人都有機會經歷你在逮捕期間所感受到的感覺。

注意!!! 

  1. 主辦單位將不對任何與此集會無關之觸法行為負責;
  2. 主辦單位不對任何組織、個人的挑釁、粗暴行為負責;
  3. 主辦單位不為任何因個人大意或指示外的行為導致之傷害負責;
  4. 主辦單位不對任何與此集會無關的毆鬥、肢體衝突導致之拘留負責;

總而言之,我們希望淨選盟2.0遊行可以順利舉行,沒有任何逮捕或問題發生。
我們希望大家的出席可以讓選舉委員會以及聯邦政府醒一醒,利用現有權力修正我國目前軟弱的體制與行政過程。
記得,2007年11月10日的淨選盟得以遊行成功,乃是因為人民的積極踴躍,所以,這是我們再一次為改革選舉制度,加強國家體制與消滅貪污努力的時刻。
請確保遵照所有指示,若有任何問題,可以請示當天集會現場的地面指揮官或回教黨志工團。
不要忘記,這可能是你一生只有一次的機會,而且這次遊行也將會是後世歷史的重要事件,不要錯過了參與歷史時刻的機會!

合则强,分则弱
合则强,分则弱

图片来源:http://lot1699.tumblr.com/post/7005660511/bersih-2-0-posters-logo

倒读报章快闪活动

今天带了家人去KLCC参加倒读主流报章快闪活动。到了KLCC公园,已经有几个拿着报纸的人士到场,唯一认识的只有黄进发(不过他不认识我 XD)

时间一到,黄进发率先倒读报章,跟着在场人士也纷纷跟着开始倒读报章。

在我走来走去拍照的时候,赫然发现有人拿着Suara Keadilan以及Harakah倒着阅读,回来看当今大马才知道是巫青团团员。

我的家人 – 应该是现场最老以及最年轻的参加者吧 XD

快闪活动散场后,有几位参加活动者在现场派发黄色宣传单,但是遭到KLCC保安人员阻止,甚至把其中几道门锁上,只留下两道门让公众出入,检查并没收活动宣传单。

2010年劳动节反对消费税集会

今年的劳动节,参加了由受压迫人民阵线(JERIT)、社会主义党、Saya Anak Malaysia等非政府组织举办的反对消费税的集会。

一般上集会都是马来同胞占多数、接下来是印度人,华人可能比较“含蓄”。但是这次却是有印度人占多数,反而马来同胞占少数(华裔还是少数)。无论如何,大家都是马来西亚人,都是为了劳工阶级的福利而走上街头。

这次的集会的诉求主要是反对消费税,然后是要求最低薪金、90天产假、关注性骚扰、停止私营化公共基本服务等等。

这次的集会原定于独立广场集会,然后游行到内陆税收局。但是受到政府鹰犬警方的干扰,被逼到雪隆大会堂集会。由于大部分时间是在雪隆中华大会堂这私人地方里,所以就免去了被化学水、催泪弹驱散的担忧。

被警方封锁的独立广场
被警方封锁的独立广场
有律师公会开始游行
由律师公会开始游行

继续阅读2010年劳动节反对消费税集会

反内安法令集会

昨天去参加反内安法令(Anti-ISA)集会。由于怕LRT關閉Masjid Jamek站,所以很早就出去了,所以差不多整個過程都是一個人 11點20分早上到Masjid Jamek,一切都風平浪靜,除了比平時多了很多警察之外。吃完早餐后就附近隨便逛街。

1. 在中央藝術坊看到的一個藝術作品(更多资讯


2. 不知道幾時噴上去的 

继续阅读反内安法令集会

内安法令集会

就在明天,吉隆坡将会有两场大型政治游行,一样的主题,但却是相反的目标,支持与反对废除内安法令(Internal Security Act, ISA)。内安法令是1960年为了打击马来亚共产党而制定的一条法令,不需要任何审讯、证据就可以把一个人关上几年,是一个不尊重人权、被国政政府用来对付政敌的恶法。稍微有政治及人权知识的人都会反对这样的恶法。而明天的支持废除内安法令集会,是让有公民意识的人民向政府反映他们想法-废除内安法令、释放扣留犯,以及关闭甘文丁扣留营。

<a href=
图片来自当今大马

但是很奇怪的是,竟然还有一班人,在同一天举办反对废除内安法令的集会,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举办单位是回教徒协商理事会(Pewaris),和一些马来人非政府组织,因为回教党的领袖们常说内安法令的手法是不回教的,可能他们是巫统的人不认同回教党的概念吧。

一个在吉隆坡的集会,肯定会造成吉隆坡的交通瘫痪,两个秉持着截然不同理念目标的集会,在同一个时间地点举行集会,又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局面呢?另一方面,警方就如往常的集会一样,发出强硬的警告,说决不手软的对付这两个集会。看来明天吉隆坡将会风声鹤唳,精彩万分,想孩子及国家的将来过得好一些,请出席支持废除内安法令集会吧,要不然还是乖乖待在家里好了。

最后我要重申的是,我绝对赞成对付那些对国家安全构成危险的人(如回教祈祷团),不过是把他们控上法庭,让他们能聘用律师辩白,用法律证明他们有罪并给予制裁(不然要法律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