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黃家駒!

1990年,因為一部《開心鬼救開心鬼》,讓我認識了Beyond樂隊。當然,那時候的我,文、武、英、杰,誰是誰我都搞不清楚,但至少Beyond的歌曲開始在我的心里占一席之地。隨著年紀增長,對Beyond的音樂越來越熟悉,讓我留下較深刻印象的,是Beyond的言論及行事作風。不像其他藝人,除了愛、愛、愛之外,Beyond的歌曲包含了很多不同的訊息:世界和平(光輝歲月Amani)、社會(大地俾面派對)、親情(真的愛你報答一生)、理想(再見理想誰伴我闖蕩)、環保(送給不知怎去保護環境的人(包括我))等等,而且身體力行,遠赴非洲把非洲的情況帶回亞洲,而我們有了Amani這首經典。

當然最讓我熟悉且信服的,就是黃家駒。相信沒有人能否認他就是的Beyond的核心,他的言論“香港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讓我對香港,甚至亞洲華人音樂有了不一樣的看法。就在Beyond的事業去到高峰之際,他就這樣離開了我們。那時是1993年,我13歲,當然沒有可能參加他的葬禮,唯有看著報紙、雜志追蹤他葬禮的經過(我還收著那些剪報,呵呵)。并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到他的墓前探望,看看報章里的將軍澳華人永遠墳場、黃家駒長眠之地是怎么樣的。幸運的是,我的妻子也是Beyond歌迷(當然,我們是在Beyond演唱會后開始約會的,呵呵),她也有興趣到黃家駒的墳墓向黃家駒致敬。就在我們的四周年紀念日香港之旅,我們愿望就這么順理成章地實現了。

就在我們到達香港的第二天,我們就跟著網上拿到的資料向將軍澳華人永遠墳場出發。我們搭地鐵到油塘站下車,走到鯉魚門廣場後搭巴士上墳場,可惜不是每一天都有巴士上去墳場,我們那天就沒有。=.=”

巴士通告

就在另外一張通告,我們看到是有巴士會載客到墳場山腳-高怡邨。后來我們才發覺有我們的車站到高怡邨只是一個車站而已,而由山腳走到黃家駒的墓地,則需要約一個小時,而且上山的路很陡,走到上山都已經是汗流浹背、雙腳發麻了(那時是下午4點,墳場5點關閉),所以我還是奉勸要上山拜訪黃家駒的朋友,還是從鯉魚門廣場後的巴士站直接搭德士上去好了。黃家駒的墓地就在15段6臺25號。家駒的墓碑後的墻已被漆上藍色,相當容易辨認。

我在家駒的墓碑
我在家駒的墓碑
阿吵在家駒的墓碑
阿吵在家駒的墓碑
家駒墓地所看到的風景
家駒墓地所看到的風景
歌迷要求四川電視臺《歌迷笑友會》道歉的信
歌迷要求四川電視臺《歌迷笑友會》的一群畜生道歉的信

我們在家駒的墓地點了香祭拜後,就拍拍照,跟家駒胡扯一下就下山了,因為那時已經是5點多了,擔心如果找不到德士的話,就要用我們那對累垮了的雙腳步行約一個小時下山。幸好剛剛有人坐德士上山,我們才可以搭那輛德士下山,坐德士下山的車程不到5分鐘,就花了HKD18,不過都總比走下來好,因為那個時候香港6點就開始天黑了。

我們第一次探訪黃家駒墓地,就這樣結束了,下次再帶翰樂過來。

家駒墓地
家駒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