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前的528

说起528,在华社的记忆里大多数是528报殇(2001年马华收购《南洋商报》),其实在2006年5月28日,对我来说发生了另外一件影响我很大的一起事件。
当天在吉隆坡Suria KLCC购物广场前的安邦路,有一场反对燃油涨价示威,那是一场和平示威,但是却以暴力收场,结果成了“血腥星期天”示威(Bloody Sunday protest)。在家读着《当今大马》以及《独立新闻在线》的我第一次看到所谓的警察暴力事件,热血澎湃的我顿时对整个大马政府改观。





那时候的我已经过了合法投票年龄但是却还未注册成为选民,2004年我没有投票,反正那时候我对前首相阿都拉的印象还不错。但是经过惊心动魄的528后,就在2007年注册成为选民。同时我也开始参加游行、示威,第一次示威是在2006年7月29日,在528同一个地点,同样的是反对燃油涨价示威。
可见严厉的打压,并不能把人民吓怕,打压越大,反弹越大,最好的例子就是709 Bersih 2.0的警察暴力事件并不把参与428 Bersih 3.0的人数减少。
在此向争取人权、自由、公正、真理,对不正确的事情发出怒吼的先锋们、前辈们致敬!

延伸阅读:
Malaysia Kini
Malaysian Bar
Jimmy Chi – 528 KLCC 反对燃油涨价示威
Human Brain – Bloody Sunday @ KLCC

倒读报章快闪活动

今天带了家人去KLCC参加倒读主流报章快闪活动。到了KLCC公园,已经有几个拿着报纸的人士到场,唯一认识的只有黄进发(不过他不认识我 XD)

时间一到,黄进发率先倒读报章,跟着在场人士也纷纷跟着开始倒读报章。

在我走来走去拍照的时候,赫然发现有人拿着Suara Keadilan以及Harakah倒着阅读,回来看当今大马才知道是巫青团团员。

我的家人 – 应该是现场最老以及最年轻的参加者吧 XD

快闪活动散场后,有几位参加活动者在现场派发黄色宣传单,但是遭到KLCC保安人员阻止,甚至把其中几道门锁上,只留下两道门让公众出入,检查并没收活动宣传单。